《自来相伴》

返回书页

第十六章攻守

作者:

遗墨微澜

最近更新: 天魔决 女汉子的穿越时代 武动九天阙 未殇 霸宠蛮妃 那些年热血的回忆 半梦半黑 第三十六天

方伽墨写了文书,着得力传消带回了大倾,大致言及了幻城情况,并报了平安,估摸明日一早庆嘉帝便可看到了。

侧头看了看倚在车门边上的琉尘,足以倾城的笑容浮现在方伽墨的脸上。琉尘正仰着头,望着天上的星星。幻城白日为连绵水汽笼罩,晚上却消散了许多,虽不如北方草原开阔,可浩瀚星空却是难得景色。

月笼纱,让人看不真切,却蕴着朦胧的美。星星也不过分明亮,淡淡的如一点烛芯,却是让琉尘怎么看都不厌倦。

驻扎的地方,辽阔得吹起夜风来,也带了丝凉意。方伽墨自柜中取出一件丝质的披风,将琉尘仔细的裹好,心绞之痛还未痊愈,不要再染了风寒才好。

琉尘淡淡的笑着,任着方伽墨将她裹成个大粽子。待整理好了衣物,方伽墨轻巧地下了马车,转身将琉尘也抱下了车,往旁边的山上走去。

从前虽也这样被抱过,却也还不习惯如此亲密,琉尘羞赧,推了推方伽墨,想要下地来。方伽墨却是不愿的,继续往前走。余光瞥见琉尘面若飞霞,心里如一清泉流过,愉悦轻松。嘴角一勾,加深了笑意。

幻城北边是一处断崖山,却是看星星的好去处。海拔高,空气稀薄些,视线固然清晰。方伽墨脱了外袍,铺在地上,让琉尘坐下。自己则挨着坐在旁边,将琉尘搂在怀里,头靠在自己的肩上,好舒服的看星星。

方伽墨抬起手,指了指西边的天空,“那是辰星。”顺着他的手,琉尘看到了一颗十分明亮的星星,“相传那上面住着神仙,与凡间的爱人被迫分离,爱人至死都未再见过。神仙追去地府,竟也抛了一身修为如了轮回,终在几世之后,找到了那名女子,得了圆满。”

方伽墨的声音却是欢愉的,“说不定我也找了几世,才找到你呢!”像个调皮孩子在开玩笑,还轻轻地勾了勾琉尘的鼻尖。

琉尘听完故事,却是一阵惘然,几世,一世要过百年,几百年的孤独寂寥,又有谁会知道。几不可闻地叹息,琉尘往方伽墨的怀里靠些,眼睛又是一阵涩疼。今生相遇实属不易,她不想错过,想要牢牢将幸福抓在手里,再不要分离。

衣襟被抓的紧紧的,方伽墨低头,见琉尘出神地抓着自己的衣襟,眼睛又是一片红。心中了然,温热的手覆上她的。

不离,不弃。

第二日,全军便出发进了幻城,城里前最高领命便是那在逃的**头目,城中无守倒也未零散到哪儿去。早在血腥**发生之前,方伽墨就得了风声,及时掉了兵力保护幻城百姓,那伤亡惨重之说,大部分都是他的亲卫,百姓却是无几。

一行在守郡府安顿下来,有紫冥在方伽墨也放心许多,深深看了琉尘一眼,到前面的议事厅去了。

幻城官员早已等候多时,方伽墨刚入内,不急落座,一一与之见礼,安抚有之。时间紧迫,顷刻寒暄之后,方伽墨已站在了中央壁上悬着的地图前,指了指幻城东边的山峡,“此处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”,又移到旁边的洛河,“山路逃脱不是唯一途径,洛河多顺风顺水,走水路是一大选择。”

方伽墨刚站稳脚跟,门外便是一顿喧哗,进来个黑衣男子,见到方伽墨,单膝下跪行礼,将手中的情报交到方伽墨手中,一目十行,果然徐齐打算走水路。将情报递给周围其他官员参看,有一将领走向前,“听殿下指令。”

方伽墨墨色眉眼一敛,微颔首。“三军主力围攻洛河四面,再拨一队去东边山守卫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首战方伽墨自是要打头阵的,白云轻轻嘶鸣,似是对重回战场很是兴奋。金色铠甲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衬得天人之姿更多一分英挺气概,眉目肃然,右手的雪尘剑,寒光潋滟,朝天一指,身后军士整装待发,响亮雄厚的嘶吼声顿起,俨然有序,向洛河行去。

紫冥自琉尘安顿的房间出来,被方伽墨留下的死士云苍疾步上前,“可有何事?”紫冥见来者面色一沉,遂问。

“殿下带幻城士兵出战洛河…却是不想其中混杂奸细,一到洛河与叛军混为一体,围攻了殿下的军队。”云苍是死士统领,受方伽墨的指令,将死士全部留下保护许琉尘,自己身边仅有自宫中带出的士兵。

见云苍这样喜怒不形于色之人,也面露不安深色,紫冥知晓事态定是无法控制了。

“由你领队拨一半的死士去洛河应援。”紫冥思量片刻,沉默出声。

“可县主这里?”云苍身为方伽墨的心腹,理所当然知晓许琉尘在方伽墨心中的分量之重,宁可自己冒险,也决不容许她出事。

紫冥正待开口,身后的门便自内打开了,琉尘迎上紫冥微微讶异的目光,径直对云苍道,“我与你同去,如此全部死士就可去应援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云苍正待犹豫出口,紫冥却是立马拒绝,“不可以,战场刀剑无眼,再伤着这可如何是好。”琉尘对上紫冥沉浸着担忧的目光,轻拍了拍他的手,“无事,我可以保护我自己,再说不是还有你嘛!”琉尘用尽量轻松的语气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,云苍你快去召集人马,我们即刻去。”不待紫冥的再三劝阻,琉尘直接出声打断,云苍定定看了琉尘一眼,颔首便出去准备了。

“你啊你,让我如何是好。”紫冥无奈摇头,却是无法驳了琉尘心意,方伽墨处境危恶,若叫她继续在这儿等,恐怕是不能。

紫冥知相劝无用,只好再三叮嘱要小心安全,从衣袖里拿出两个瓷瓶,递给许琉尘。“紫色的是**,顺风撒上一点,便可迷倒一片,用时捂住口鼻,别把自己给迷了。青色估摸着用不上,是寻人用的,你只带着以防万一。”

出到门外,云苍已整顿好了队列,紫冥和琉尘骑上马匹,跟在云苍之后,往东边洛河方向而去。马队所过之处,卷起纷纷尘土飘扬。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十六章攻守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节 章节列表 (快捷键:→)下一章节